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考试梦魇之一

哈~感觉上一个考试才刚刚过了,现在又过了第二学期的考试,时间还真的会飞啊~平时没有温习功课的习惯,每次都搞到临时抱佛脚,结果考试的时候受苦受难的总是自己啊~(唉,辛酸事,讲到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啊~~~)考试期间为了记下自己的辛酸,还特地抽时间写了下来,呵呵


考试期间,少不了一叠叠得笔记和参考书咯,这些要钱要命的东西啊,要在两个星期内啃完,开始有点佩服我自己了~哈~


然后呢,这个就是考试的关键性用品,考A还是“菲楼”就是要靠它了————我的宝贝贴士~

临近考场的工具也要准备妥当,一样都不能少啊~exam slip(考试通行证)、ID card(证明自己的身份用的)、文具和笔(当然用来写字咯,哈哈,可现在也很流行用来绑头发啊)、计算机(随身携带,因为试过考马来文作文也要用计算机的,汗!)钱钱钱钱~~是要来贿赂老师给答案用的,哦不是,是考试后肚子饿俄买东西填肚子用的。

31 January 2007
才刚刚考了Business Economics,其实这张paper比想象中容易得多,可就是赶时间啊心急了,结果啊,很多重点都想不起了,唉~~[这是不是临时抱佛脚的报应啊??呜呜]
昨夜啊,可是为了这一科,熬夜到半夜两点多才读完的,可是看回笔记的时候可是脑袋一片空空,历年考卷里也是一题都答不出,看着读了整天的东西一下子就忘光了,那一刻,真得差点崩溃了!... 结果嘛~又得好好重整一下自己,再慢慢做简短复习,还好啊~大部分东西又记起了

考试后回宿舍的途中,朋友说到许玮伦车祸逝世的事,原本应当轻松的心情沉了下来...虽然,她并非我的偶像,也跟我非亲非故,可她毕竟还是那么的年轻有才华啊~ 心情沉重,是因为生命的脆弱,或许一个人这一分钟还好好的和你聊着天,可吓一秒,谁又会知道什么事会发生啊?

我对死亡或意外的发生一直存在着很大的恐惧,我常在胡思乱想,一个人逝世后的世界会是怎么一回事?那个世界到底存在么?或许是这种未知数的存在而且并没有大案的存在、或许因为没有人能预知并提防意外的发生,这问题时时困扰着我...每每看见了报道上不幸的新闻,也能让我的心情沉了很多天~

唉,想了太多,坚持了整个早上的毅力也撑不下去了,趁着下一张paper来之前,我要好好补眠...原本打算好好了,休息后就应该继续努力读书的,可遗憾的说,我起不了身啦~唉,我就是这样了,一倒头大睡后就算是个脑中也吵不醒我啊[你还真像猪那般能睡啊~]

1 February 2007
时间真的在飞么?怎么那么快2007年的头一个月这样就过完啦?算算时间,也只剩下三个月我就读完这Diploma课程了,当然咯,还会继续读Adv. Dip啦~ 昨天兴起和同房室友聊了整个晚上,又想起了过去两年里很多人问过我的问题~:

1. 为什么你会读会计啊? [我答:我喜欢 算钱 数字的东西嘛~]
2. 为什么读拉曼学院啊?拉曼好咩? [我答:你爽我爽?哦不是,是这里给我全免奖学金]
3. 为什么拿Diploma啊?你知不知道diploma和degree差很多的? [我答:快点毕业能快点赚钱嘛~不对,应该是比较想去考专业文凭~呵]

auntie uncle老师学长们,我的答案你们都满意了么?读了两年,就回答了两年~唉,可能在他们眼中,会计系不应该是我这个读理科班而碰巧成绩又不错的学生的首选,对他们来说,我应该向班上其他同学般做医生啊、牙医啊、工程师、生物科技研究员等工作吧?是他们把会计系想象得太过容易了么?怎么我读了那么久也不感觉轻松,反而头越来越痛啊?或许他们不知道,读会计的,很多时候也会想要撞墙死掉算了...所以啊~auntie uncle们,放过我吧~别再问我了,呜呜

**********
原本打算了今早要努力了,却因为昨夜迟睡的关系,结果嘛~意志是清醒了,可眼皮还是累得睁不开,抱歉了,就只好继续我的睡眠了。这段时间断断续续地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的~我竟然还能发梦哦,我不愧为睡猪高手,睁开眼睛醒了一下,可只要闭上眼睛继续睡,又能发回同一个梦,厉害吧?哈~

在梦里啊~看见了很多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面的朋友了(所以舍不得起身啊~磋到两点才在梦里说再见~)很多都是我小学和中学时期很要好的朋友,可很多都失去联络了,呜呜~~~好想念他们啊,不知还有没有机会遇见他们呢? 期待-ing...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