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1, 2008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最近爱上写剧,不过很烂,有待改进~

人物:猪女、泳泳
地点:一栋八楼
时间:每天……

话说,泳泳和猪女是同事,每每工作上遇见难题,都会一起商量解决方法。

而泳泳每次遇见问题,都会很有礼貌地问猪女:“请问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偶尔,泳泳也会问一些工作以外的问题。猪女有次工作累了,想要开点玩笑,放松下紧张的心情……

这一天(又是这一天,呵呵)……泳泳又问:“请问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猪女忙了整天,好累好累……手指继续工作,嘴巴上回答:“好吧,你问吧~”

泳泳:“这个这个,和这个这个,应该要怎样做啊?”

猪女心里想到要整泳泳,拼命憋着不笑……假装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泳泳见猪女不回应,有点不爽~~再问:“问你问题哩~不能那么没礼貌不理人啦~~~”(撒娇-ing……)

猪女假装认真的样子回答道:“噢,你只问我可不可以问我问题啊~你已经问了啊~你没说要我回答,对吧?”(心里不停憋着不笑……)

泳泳:(流汗……拼命流汗-ing……)我被炸倒了……

* * * * * * * * * * * *

那天之后,泳泳不再问猪女:“请问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泳泳直接改了一种方式,“请问”也省略了~直接说道:“我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猪女阿猪女,一失足成千古恨!

Monday, April 14, 2008

Office 夜……

最近,都很迟放工……这是税收的季节——每每工作到十点多十一点,还是很多东西没能完成…还好爸妈和哥哥都会到公司载我回家~

这个周末,干脆留在公司内过夜了~

趴在桌上睡觉真的不爽,我也不知道半夜三更我是如何从椅子上跑到另一张空置办公桌上睡觉的(突然觉得自己很厉害一下,哈哈)……好像被我爸开口说中了,我真得已经训练成随时随地都能睡觉的人了,呵呵

睡了四个小时(最近的睡眠时间都不曾超过六个小时,唉)……早上醒来,觉得肩膀都快断了,桌子……真得太硬了啦~呜呜

想说,最近真得很忙,如果有事找我而我没有及时回复,不好意思哦~

Next Coming Up....
- 朋友被我炸倒的第n次~
- 吃——吃——吃不停

吃是福,也是祸

吃得未必是福,有时也会是种祸~

很深奥?那天的Curry Puff让我深深领悟了这个“道”理

听说每个星期四,早上十点到十一点,公司楼下都会有位小贩卖Curry Puff,还很出名一下的~

闻名已久,可是一直都没时间~刚好那天星期四真得太爱睡了,想要到外吹吹风透透气,就和两个朋友跑到楼下去买Curry Puff。

怎知一个不小心,我扑街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干吗突然跪在地上拜神=.=


谁说吃的是福?我为了Curry Puff,弄伤了双手,两个膝盖夜黑青了,呜呜……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方式,就是对自己说:终于有机会可以用到Snoopy图案的胶布了!可是,真的……

痛——痛——痛……

Sushi Kingの女王

寿司金每年都会有两次优惠,旋转轨道上除了特定寿司外,一律两块钱~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我吃寿司的季节,呵呵

这一次,趁着优惠的第一天,我就早早放工和朋友跑到The Mines吃寿司去~去到那里已经是晚上九点的事了。原本以为会很多人需要排队很久,或许只是第一天优惠、或许不是每个人的晚餐时间像我这样都是九点多的,出乎预料的只有小猫两三只~

两个女生,一共吃了十八盘,而且还是吃到不够吃要带着盘子换位继续吃哪种~ 连旁边的情侣都看了傻眼=.=



接着,原本说好和同事星期四一起去吃寿司的……怎知道才到星期三,大家都忍不住了~做工做到一半跑出去吃寿司当晚餐,吃了很多wasabi,大家都好感动(流泪-ing……)。吃饱后挺着大肚子慢步回公司继续打拼~呵呵

不懂是不是每个和我在一起的朋友都会变得特别大吃,四个人就吃了三十四盘~就连我的Senior经过看到都会咂舌,嘴里只说得出一个字——Dashyat-nyaaaaa~~~~


一幅不够吃的样子~呵呵

优惠过了,九月我再跟你拼了!

猪の食记 Part 2

自从头越来越大个之后,自觉已经无药可救了,所以干脆放纵自己……

仅仅两个星期,已经不少好料在我肚子里消化了不知多少遍~

首先,某个夜晚,和朋友吃晚餐去~Secret Recipe咯~感觉上,Fish & Chips 怎么变小盘了呢?然后隔天再和一个朋友去看戏,请吃蛋糕当生日礼物咯~两个人三片蛋糕两支水三本杂志八十分钟,朋友的生日好像被我搞得很无聊,哈哈~



* * * * * * * * * *

出粮后……为了慰劳自己整个月的努力+弥补天天吃炒米粉的缺憾~

一班同事的朋友到MidValley Gardens去找吃的~



个人觉得,Rosemary饮料(左上角图)真得不错下(RM9.00),另外也点了黄梨炒饭(RM16++),料很多,不过对我这个大胃王来说分量就少了点,呵呵~

其他的,基于我对辣食一向不敢恭维,所以觉得还Ok啦~或许因为我们都只点一人分量的,所以朋友们都说菜色略嫌普通了些~ 看看menu,觉得好料都好像在大盘大盘的料理里面呢,呵呵

喜欢吃辣食的朋友,可以试试看咯~

Wednesday, April 9, 2008

猪の食记

哥哥每次都说我胖得像只猪,可是每每从国外回来,又特地带些巧克力给我。

这个哥哥真的是不怀好意,故意养胖了我,然后手指指笑我胖。哼!我暂时还瘦过他呢!(如果情况持续下去,以后嘛~就很难预测了,呜呜)

前几天哥哥出国公干回来,带回这盒巧克力。看着盒子,我就已经很喜欢了~然后看看价钱,还真不相信哥哥对我如此大手笔啊~(哈,谁叫平时他对我那么的孤寒?)


一盒三十粒~ 含酒精……很精致的包装是我喜欢它的原因。

* * * * * * * * * *


每每出席晚宴,桌上通常都有道海参猪脚。



我对这道菜总是敬而远之,原因无他,只因为我不想吃下自己的同胞 =.=

* * * * * * * * * *


“吃的是福”~曾经有个朋友跟我说了这番话……结果就造就成今时今日的我……是福么?呵呵~


在我的头越变越大个之前,我得好好控制饮食了,呵呵~

Monday, April 7, 2008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话说在那与网络隔离的98个小时里,那双才穿了一个多月的鞋子宣告不治……

趁着Jusco最后一天的Sales,今天匆匆忙忙拉着朋友陪我去走街买鞋(那98小时里很多时候都在办公室里赤脚跑来跑去的=.=)

跑了很久很久,才看上这一双……有乳白色和黑色~朋友和我都比较喜欢乳白色那双(尤其穿在我脚上特别美,娃哈哈,自恋病又犯了……),可惜去做工我怕肮脏了不好看,只好拿这双黑色的,呜呜



漂亮吧?我懂你要赞我眼光好~不过不好太大声,我怕我太兴奋飞太高~呵呵


白色那双~等那天我要嫁人了,我一定会去买你的!等我哦!(如果有人要娶我+你还在的话啦~ XD 呵呵)

Sunday, April 6, 2008

脱掉底裤都唔掂

今天去扫墓~和往年一样,一大堆人挤在婆婆和公公墓碑前,顶着大太阳在那里一边清理一边哈拉~

突然说起了以前某某曾说过的……大概意思就是男人变心是因为女人不懂打扮还是什么的……某某说,女人应该多买些性感透视睡衣、常常喷点香水……这样才能留住男人的心、防止丈夫出轨什么的。

我家伯母,嘴巴也是厉害得不得了~提起这番言论最激动地要数她和我家老妈了~他们抓住我说了一大堆反驳的话,然后一直问我是不是应该这样、那样、什么和什么……我虽然对这种言论挺反感,不过我都没机会出声,只好一直在旁边点头说好,哈哈~

到后来,伯母抓住我的几个堂哥,问了一个问题……

“如果男人变心女人就得多买性感透视睡衣,那如果女人变心,男人应该穿什么才好?”


哈哈~搞得我的堂哥们傻眼了一下……然后伯母自己接下去说……

“就是咯!人要变心就变心料……买多两件性感透视睡衣有用的咩?如果女人要变心,男人脱掉底裤满屋跑都救不了料啦!”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幽默……遇到我家亲戚,我真的被打败了

公平竞争~

出席了一个很简单的家庭饭局。原来表姐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笑料程度非常人所能预测的。

话说在吃饭的时候,我爸都会夹菜给我吃~偶尔也会为我妈夹一些……

今天在饭局里,爸爸如常为我特别选了去了骨头的鱼肉给我,然后再为我妈夹一些……怎知道被同桌的表姐看见了,就拉住她老公说……

“你看你看,老师夹菜给小姨吃哩!做么你没有夹给我的?”

注:老师是表姐对我爸的称呼;小姨指的是我妈啦~

表姐和表姐夫结婚十多年了,大儿子都读中学了~表姐夫听见表姐酱讲过后,语重心长地回答说:

“我们这些讲求的是公——平——竞——争,手快有手慢没有啦!所以你要自己夹噢!”


结果,整桌人笑倒了

隔离网络98小时后……

这次真的破纪录了,竟然四天里完全没有碰过网络…(基本上,每天就是起身、做工、回家、睡觉……很多时候晚餐都省下了)

四天里……

- 我穿破了一双鞋。才穿一个月罢了,呜呜 =.=
- 第n次在火车上和第n个人有过第n次的亲密接触(没有一天火车准时过,害我得和一大堆人挤来挤去>.<)
- 我趁着工作时候的方便买了一张寿司卡。娃哈哈,下个星期吃寿司去!
- 算了又算,还搞不懂为什么上个月的OT钱少了十七块半……(懊恼-ing……)
- 发现RotiBoy变得比以前更小粒了 =( 而且,原来RotiBoy拿去微波炉里加温后会变成Roti-KOK~硬硬的! 还可以用来玩雪花飘呢~
- 脸上的豆豆多了好多哦,呜呜
- 严重怀疑一些人的办事与分配工作的能力……
- 刚刚从喜筵回来,好累好累~

要睡了……等下去扫墓咯~

Wednesday, April 2, 2008

太多、太沉重……承受不了
故意迁就、收在心里一直不说的,不代表我没事
现在负荷不了了……不要等到这个时候才来关心我到底怎么了

我需要的……
只是在我流着泪说“没事”的时候
摸摸我的头,回答我说“没事就好”
而不是在我承受不了这一切的时候你才来逼问我发生什么事
然后再怪罪我说我让你们担心了
说我害你们不能有个安眠的夜

请不要在我难受的时候
说些让我更难受的话给我听
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我到底还能承载多少次这种压力……

我需要一个微笑、一句“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