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0

随机

相机被我遗落在某个角落 n-星期之后,终于有机会被我带着出门见人了……

巴昔布南邦的海边。
涨潮的河口和日落的夕阳。

江鱼仔,有头的、断头的。

路边的一盆植物。
那有潜质当仙人掌的叶子很刺。

垂头丧气的猫。
会不会是因为外婆两天不在家而饿了肚子?嘿

2 comments: